有的品牌要求跟剧组签订借服装的合约-比较好玩的单机游戏-富平县新闻
点击关闭

电视剧设计-有的品牌要求跟剧组签订借服装的合约-富平县新闻

  • 时间:

碧梨获奖

一部電視劇長達幾十集,場景和出場人物眾多,服裝需求量也很大。這麼多的服裝從何而來?新京報了解到,一般有三種途徑:做、買、借。原則是能買到和借到的服裝,就不用現做了。電視劇本來就比較生活化,現代題材都市劇的服裝,基本上都能在市場上買到或者向品牌方借到符合要求的。而古裝劇的服裝,以及一些有特殊要求的服裝,市場上不好買到,就需要服裝組根據設計方案找材料現做。除了「做、買、借」這三條主流路徑之外,劇組還可以找品牌贊助、協調演員提供合適的私服。

另一方面,劇組能借到什麼品牌的衣服,取決於服裝組的業內人脈,也取決於劇組的演員咖位。李亭說:「買無所謂,借的話品牌方就會衡量,借服裝給這個劇組是否跟品牌的形象匹配。演員咖位越大的劇組,越容易借到一些大牌的服裝。」

《克拉戀人》里,RAIN自帶服化團隊。

風潮時尚雜誌高層入主劇組早年間影視劇里的服裝,幾乎都由劇組的服裝組一手包辦。隨着觀眾對現代戲時尚感的要求不斷提高,不少影視劇嘗試邀請知名時尚雜誌的編輯參与造型設計、服裝搭配。這股風潮的發端,可以追溯到2013年郭敬明執導的電影《小時代》。該片邀請了《VOGUE》國際中文版編輯顧問黃薇擔任藝術總監。黃薇的團隊通過自主設計、購買成衣、租借樣衣和品牌贊助等共為電影提供了三千多件衣物,涉及七八十個品牌,郭敬明在片尾剪了一個品牌鳴謝名單,播出時長約七分鐘。

鳴謝100個品牌!都市劇服裝從哪來到哪去?

借雖說現在影視劇都不差錢,但如果劇情要求角色一直穿名牌,劇組就買一堆名牌服裝的話,也會造成經費浪費。這種情況下,劇組會採取借的方式。據慧慧介紹,基本上品牌的每個款式都有樣衣可供出借。樣衣通常是S碼或M碼,好在演員多數比較瘦,大都能穿上。有時候衣服大了一點,服裝師就縫一下別一下,調整到合適。

時尚高層紛紛入主影視劇服裝指導,借來的服飾處理起來最麻煩,新京報專訪業內人士揭秘

私服如今的演員,尤其是明星演員,都非常注重個人形象,大都擁有私服庫。某些情況下,演員的私服也是劇組服裝的一個選擇。慧慧介紹說,有的組裡預算不是那麼多,就會跟演員商量是否自帶一些私服來劇組。有的演員會讓劇組服裝師直接到家裡去選合適的衣服;有的演員有服裝品牌代言,會對接劇組和代言的品牌,讓劇組直接去品牌那裡選。

來路以前經常去東大門,現在大都拍攝地採買

此外,明星演員本身就有很多品牌資源,有時候劇組借不到,明星的團隊出馬就能借到。《歸還世界給你》里,娜扎等主角的穿搭幾乎全是一線大牌,這既跟演員的咖位有關,也跟該劇藝術總監蘇芒在時尚圈的人脈有關。該劇總製片人沈東軍透露,蘇芒的團隊負責該劇的整體時尚把控,並負責跟時尚品牌借服裝,「我們要對出借服裝的品牌表示感謝,所以劇集結尾有一個鳴謝名單」。新京報記者注意到,該劇的鳴謝名單上有超過100個時尚品牌,在片尾展示多達四頁。

戲中的服飾要符合角色人設,圖為《我的前半生》劇照。

《都挺好》中姚晨的穿着打扮很貼合她的高管設定。

古力娜扎在《歸還世界給你》中,以換了多套服裝引發熱議。

造型指導慧慧表示,以前的確會去東大門,但現在中國電視劇的服裝搭配做得很不錯,不一定要借鑒韓劇日劇,基本上劇組在哪裡拍戲,服裝師就會去那兒附近的商場採買服裝。以北京為例,慧慧就去過西單、雙井、大悅城等商圈採買服裝,也會去燕郊的東貿服裝批發市場採買。「如果是比較大的戲,這樣的衣服(批發市場買的)主要是給小的角色和群眾演員準備的。小一點的組,預算不是那麼充足,主演也可能穿這樣的衣服。」在慧慧看來,東貿很多服裝的款式和品質其實都不錯,買回來一搭配,相當有質感,就是海量貨品擺放在一起,挑選起來非常考驗服裝師的眼光。

《小時代》之後,不少電視劇開始效法。王凱和王子文等主演的《如果蝸牛有愛情》,正午陽光就找了《時尚COSMO》副主編盧昊負責服裝設計。《歸還世界給你》更進一步,專門為《時尚芭莎》前主編蘇芒新設了一個「時尚總監」的職位。沈東軍告訴新京報記者,他邀請蘇芒擔任時尚總監是因為覺得國內的劇集時尚感都不強。「總體而言中國的時尚劇和韓劇有比較大的差異。很多劇在講時尚,但還是用傳統的服化道,很難做出真正的時尚感。我邀請蘇芒來擔任時尚總監,對服裝造型做總體的把控。時尚人做時尚劇,因為這部劇講的就是時尚產業的事情。」

《小時代》開了影視劇格外注重和時尚品牌合作的先河。

贊助借衣服之外,劇組還可以找品牌方贊助。品牌方根據要求提供特定的服裝款式供挑選,贊助的服裝就歸劇組所有,不用歸還。但通常品牌方會跟劇組通過合約的形式約定雙方的權利和義務,包括如何在劇中體現該品牌等。例如某知名女裝品牌就是《歸還世界給你》的贊助商,劇中女主角工作的時裝公司名稱就和贊助品牌諧音。沈東軍介紹說:「我們要創作一個服裝品牌為背景的故事,編劇需要了解行業內的情況,就去到他們公司採風考察,進行採訪,了解一些故事,作為創作的素材。(這個品牌)你可以理解為植入廣告吧,劇里娜扎、趙櫻子都穿過這個品牌的服裝,畢竟是女裝嘛。」

對於出借衣服給劇組,不同的品牌有不同的要求。有的品牌要求跟劇組簽訂借服裝的合約,上面寫明借出服裝的詳細信息,以及借出時間和歸還時間,甚至還會在合約里指定出借的衣服用於什麼場合;有的品牌則不需要簽合約,靠服裝師刷臉就可以借出來。借衣服通常無需付費,反饋演員上身服裝的照片給品牌方即可。慧慧說,她比較喜歡跟設計師品牌合作借服裝,因為不那麼大眾,會讓觀眾覺得有新鮮感。「給劇組借服裝,不能找那種滿大街都能見到的衣服。」

早年間電視劇里的服裝由劇組的服裝組一手包辦,無所謂品牌。現如今,現代都市劇主角的衣服大都「有來歷」。比如最近播出的都市劇《歸還世界給你》,女主角娜扎在劇中服裝多達260套,片尾鳴謝的品牌超過100個。

實際上,服裝品牌贊助整部劇的情況,在業內並不常見。尤其一線大牌,更願意出借服裝而不是贊助某個劇。李亭表示:「說實話,影視劇沒有播之前,誰也拿不准它究竟會是爆款還是一部沒有關注的劇,口碑會好還是會差?一線品牌本來就很有名了,根本不需要藉助電視劇擴大知名度。而且他們非常注重維護品牌形象,萬一贊助了一部爛劇,會連累整個品牌形象下跌,風險太大。」

采寫/新京報記者 楊蓮潔

這些都市劇里的服裝從哪裡來,完成拍攝使命之後到哪裡去?這些年劇組對服裝的要求又有怎樣的變化。為了解答這些問題,新京報專訪了《歸還世界給你》總製片人沈東軍、電視劇造型指導慧慧等相關從業者。

電視劇里的服裝造型,也是人物塑造的一部分:精明強幹的律師西裝革履,邋遢宅男隨意套一件大碼T恤,性格活潑的少女愛穿鮮亮的裙子……不管怎樣千變萬化,服裝造型歸根結底要服務於劇情和角色。

另一種情況是,演員主動跟劇組要求自帶服裝師、造型師、化妝師,並自備劇中服裝。就像沈東軍監製的電視劇《克拉戀人》里,韓國演員RAIN(鄭智薰)就全套自備,他的服化團隊在片尾有專門的署名位置。沈東軍告訴新京報記者:「韓國藝人經紀公司專業化程度比較高,對藝人的保護也比較多,可能他們覺得中國電視劇的服化道會稍微差一點,就要求自己帶服裝師、造型師、化妝師,以保證藝人的形象。這些要求經紀公司在簽約的時候就會提出來,是可以理解的。具體到這部《歸還世界給你》,就沒有演員帶私服和帶個人的服裝化妝團隊。」

相對麻煩的是借來的服裝和包包。儘管服裝組和演員對借來的服裝和包包都會特別注意,但凡事總有萬一。

找來「時尚達人」坐鎮服裝設計並不意味着劇組的服裝組就失業了,二者目前是并行的關係。沈東軍介紹說,劇組除了蘇芒的團隊,還有正常影視劇的服裝組,雙方分工不同,「這部劇有幾十個演員,蘇芒的團隊負責主要演員的造型,其他演員由常規劇組服裝組來負責。」李亭表示,作為劇組服裝組的工作人員,面對這種外聘團隊主導服裝設計的情況倒也能擺正心態。「他們的確走在時尚前沿,可以學到很多東西。而且時尚圈人脈很重要,就借品牌衣服這一點就沒法跟人家比。」

歸宿遵循「從哪兒來回哪兒去」電視劇拍完,用過的服裝都去哪兒了?基本上遵循一個原則:從哪兒來,就回到哪兒去。購買的服裝歸製片方處置,多數情況下是放到製片公司倉庫;借的服裝,用完之後要完璧歸趙;贊助的服裝,誰拉來的贊助就歸誰處置;演員的私服由演員自行回收。

慧慧介紹說:「衣服萬一弄髒了,比如說沾了咖啡漬,我會跟品牌說明情況,看他們是要求乾洗好寄回去,還是直接寄回去,由劇組這邊支付乾洗費。我們經常合作的品牌,要求賠償的非常少。」李亭也表示,如果衣服輕微損傷,比如開線了,服裝組能修補完好;如果是名牌包包被划傷,可以找專業修補的店鋪。「品牌方跟借衣服的服裝師也好,明星團隊也好,是一種長期合作的關係,不會因為借出樣衣或者包包的輕微污損就撕破臉要求賠償的。還有就是這些服裝在品牌眼裡都算不上貴重,你真要借一件昂貴的奢侈品首飾,品牌肯定要求先簽一份厚厚的合約。」

買服裝師李亭(化名)告訴新京報,都市劇劇組採購服裝的地點隨時尚潮流發生變化。早幾年韓劇風靡,很多劇組都希望服裝風格偏韓劇范兒一些,劇組服裝師會專門到韓國首爾的東大門服裝批發市場採購。「如果你能在凌晨五六點到東大門市場門口看一看,會發現一大包一大包的貨放在路邊,包裝上用很大的中文寫着收貨人的名字,等着發往中國。當然這其中只有很少一部分是劇組採購的,大多數都是國內批發商買回來銷售的。有時候為了節省經費,我們會跟熟悉的國內批發商說需要什麼樣衣服,他們進貨的時候就給帶回來。」李亭說,哈韓風潮過去之後,現代都市劇的服裝主要在國內的商場、服裝批發市場採買。

《如果蝸牛有愛情》較早試水請時尚高層駐組。

今日关键词:科比女儿Gigi去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