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据刘先生提供的王丽生前与大连艺星工作人员的聊天截图显示-双牌新闻
点击关闭

显示医疗-根据刘先生提供的王丽生前与大连艺星工作人员的聊天截图显示-双牌新闻

  • 时间:

浓眉50分

「手術過程中,主治醫生離開近兩個小時,手術室內僅留下醫助,而醫助並沒有任何資質,不敢想象究竟妻子生前經歷了什麼。」

7月15日晚,家屬申請調取查看事發當日的監控,大連藝星稱監控已經壞掉,同轄區派出所民警一同前往時,受到阻撓。

劉先生悲痛地說:「兩個孩子每天都哭着找媽媽,他們還不知道媽媽永遠都回不來了。」面對孩子的追問,家中的老人也只能不約而同的看着窗外默默的流淚,不知如何回答。

據了解,DIC即彌散性血管內凝血(disseminated intravascular coagulation;DIC)不是一種獨立的疾病,而是許多疾病在進展過程中產生凝血功能障礙的最終共同途徑,是一種臨床病理綜合征。由於血液內凝血機制被彌散性激活,促發小血管內廣泛纖維蛋白沉着,導致組織和器官損傷;另一方面,由於凝血因子的消耗引起全身性出血傾向。兩種矛盾的表現在DIC疾病發展過程中同時存在,並構成特有臨床表現。在DIC已被啟動的患者中引起多器官功能障礙綜合征將是死亡的主要原因。DIC病死率高達31%~80%。

3天後,也就是7月5日手術當天,王麗按照醫囑空腹前往大連藝星,她並未告訴正在出差的丈夫,而是約了自己的兩位好友陪同。兩個月前,她曾向丈夫埋怨自己胸小,跟丈夫商量隆胸的事情,但被丈夫嚴厲拒絕。

劉先生認為,屍檢報告的死因與王麗的死亡並無關聯,他還發現手術過程中,主治醫生曾離開手術室兩個小時,直到王麗心臟驟停才匆忙趕回。

女子隆胸命喪手術台為了接受假體隆胸手術,7月2日,王麗來到大連市中山區昆明街76號的大連藝星做了一次術前體檢,根據檢查結果顯示,各項體檢指標均被描述為「正常」。

除主治醫生的離崗外,根據監控內容顯示,麻醉師也曾多次離開手術室,與醫助、護士三人多次往返于另一間手術室,甚至三人曾同時離開手術室,將王麗一人留在手術室中。

2018年9月初,藝星集團的首席品牌官江溢曾強調藝星對安全的重視:「我們每新開一家醫院,首先保證的是安全,即所有的操作合規合法。所以,我們一定會選擇正規的渠道,買正規的設備,引進正規的醫生。」

根據企查查信息顯示,大連藝星醫療美容醫院有限公司,系藝星醫療美容集團股份有限公司全資子公司。該集團成立於2009年10月,前身為維納斯醫療美容有限公司,2010年進行一系列醫療美容醫院的收購后,開始以「藝星」品牌進入醫療美容服務行業。根據藝星集團官網顯示,目前其在國內擁有19家連鎖醫美機構。大連藝星為該集團的第6家連鎖醫美醫院,於2013年1月正式開業。

質疑:醫生離開近兩個小時劉先生曾多次申請調取查看大連藝星的監控視頻,試圖還原當日事發經過。「一個活生生的人就這樣不明不白的沒了,藝星卻始終沒有主動聯繫家屬,沒有給出任何說法。」在該事件的調查中,王麗的家屬還發現種種疑點,「討個說法是我能為她做的最後一件事,也是我最後一次保護她。」劉先生說。

「討個說法是我能為她能做的最後一件事。」遭遇喪妻之痛的劉先生向上游新聞(報料微信號:shangyounews)記者表示。

截止目前,相關部門並未就屍檢報告做出確切的責任認定。上游新聞記者多次試圖聯繫大連藝星,但電話始終無人接聽。

據陪同王麗的朋友玲玲回憶,這次手術共安排5人操作,包括主治醫師、麻醉師、醫助以及兩名護士。11點05分左右,開始對王麗進行了插管全麻,「麻醉師確認患者信息時,王麗曾表示有青霉素、感冒藥過敏史。」隨後手術於12:10開始。玲玲被安排在6樓休息室內等待手術結束。

8月15日,記者多次試圖聯繫大連藝星醫療美容醫院,電話均處於無人接聽的狀態,此前藝星醫療美容醫院曾回應媒體稱:「在等最後的調查結果,不方便向媒體透露。」

屍檢報告註明:死者雙肺組織小血管內見有脂肪栓子,因雙胸壁手術創面較大,乳房含有豐富的脂肪組織,在加壓的條件下,具備脂肪入血形成肺脂肪栓塞的條件。

王麗生前與女兒的合影。受訪者供圖

監控視頻截圖(家屬提供)。屍檢報告:雙肺脂肪栓塞伴過敏反應

劉先生向上游新聞記者介紹,王麗自己經商,除了工作,大部分的時間都圍繞着孩子們。平時他在外做生意,經常往返于哈爾濱和大連,事發當天他正在哈爾濱出差,對於妻子去做手術的事一無所知。

而劉先生也始終無法接受妻子離開的事實,不敢回到曾經充滿幸福回憶的家中。「一到晚上,就承受不了,實在太想念她了。我知道,她做隆胸手術也是為了我,但我始終都覺得她那麼漂亮根本不需要整形。」

當晚,搶救一直持續到當晚8點05分,王麗的父親從外地趕到醫院后,醫院向家屬宣布搶救無效,患者臨床死亡。

麻醉師徐某,則於2016年7月取得威海市衛生和計劃生育委員會簽發的執業資格,執業地點是威海迪康醫院。

大連藝星已被責令停業整改上游新聞記者了解到,7月17日,大連市衛健委成立調查組,初步調查顯示,大連藝星具備醫療資質,參与手術的醫生具備醫師資格證。另據大連市衛健委消息,目前大連藝星已被責令停業整改。

大連藝星相關產品在第三方平台下架(某第三方醫美APP截圖)。

7月5日,劉先生的妻子、32歲的大連女子王麗(化名)在大連藝星醫療美容醫院做隆胸手術過程中發生意外,經搶救無效后不幸身亡。事發至今已一月有餘,卻仍無定論,而事件調查過程中的種種不合理跡象都使家屬產生質疑。據屍檢報告顯示,王麗的死因符合因雙肺脂肪栓塞伴過敏反應,繼發DIC而死亡。

隆胸手術的收款單據(家屬提供)。

就在陪王麗的朋友等待了近五個小時后,手術仍在進行,這讓其感到一絲不安,「我們曾多次到問詢台詢問手術何時結束,對方稱患者還在麻醉蘇醒中,請耐心等待。」

劉先生表示,「我覺得屍檢報告的死因與王麗自身並無關聯。」「王麗的死亡仍存在諸多疑點,我一定要為她討個說法。」

▲王麗生前與丈夫劉先生的合影。受訪者供圖

根據病歷顯示,大連藝星還曾在此期間對王麗進行半小時的心肺復蘇,心臟按壓、氣管插管、導尿以及藥物復蘇等措施后,心電圖仍呈現直線,血氧血壓測不出,無呼吸。

據王麗的兩位朋友轉述,此時大連藝星仍未告訴兩人真實狀況,在到達醫院后,搶救室的醫生告訴二人,「人已經不行了,快通知家屬。」兩人這才哭着通知王麗的母親並報警。

根據劉先生轉述,監控視頻顯示, 7月5日下午1:01分,主治醫師張某從手術室走出,進入對面的洗手間后離開。2:57分返回。

而此時等候在休息室的王麗好友芳芳曾多次詢問手術情況,得到的答覆均為「快了」、「手術沒做完」。據其回憶,下午3點半仍未等到王麗,她便要求工作人員再打電話給5樓手術室,但是電話卻無人接聽。工作人員告訴她,當天5樓有兩台手術,護士是兩邊來回走的,可能不在。

根據劉先生提供的王麗生前與大連藝星工作人員的聊天截圖顯示,6月21日,對方曾告知她:「定金今天不交,折扣就作廢了」,對方還稱某某明星都是假體。原本心有疑慮的王麗在對方的勸說下,向對方轉去1000元定金。根據收款單據顯示,除定金外,王麗在術前檢查當日,又補交了9.8萬元的手術費用。

據了解,王麗接受的假體隆胸手術,是在兩側腋下做一個切口,然後將硅膠製成的乳房假體植入進去後進行縫合,以此達到豐胸效果。

上游新聞記者注意到,在多個第三方醫美平台上,大連藝星的產品已被下架,商戶主頁也無法顯示。

8月14日,上游新聞記者看到了屍檢報告。報告的鑒定意見指出,死者符合因雙肺脂肪栓塞伴過敏反應,繼發DIC而死亡。

大連32歲女子隆胸死亡監控顯示主治醫生曾中途離開2小時

次日下午,劉先生再次前往大連藝星調取監控,但是畫面卻顯示黑屏無影像內容,監控室工作人員稱自己是新來的,監控壞了,而另一處角度對着地板。最終,在警方的協助下,通過技術手段,將監控錄像恢復出來,視頻中的內容卻讓劉先生十分震驚。

針對該事件,江溢回應媒體採訪時表示:「大連的醫療主管部門還在調查事故的原因,在報告出來之前,我們沒辦法具體回應。」

根據劉先生向記者提供的大連大學附屬中山醫院急診科搶救病歷顯示,7月5日下午3點42分,王麗於45分鐘前在大連藝星公司進行隆胸手術中出現呼吸心跳驟停,而這個時間,也正是主治醫生張某匆忙返回手術室的同一時間。

直到下午4:05分,藝星的工作人員才告訴王麗的另一名朋友芳芳,「人在大連大學附屬中山醫院搶救,跟我上車。」在芳芳的詢問下,工作人員稱(王麗)可能是過敏了,沒太大問題。

上游新聞記者了解到,主治醫師張某於2018年1月取得執業資格,為大連藝星公司的整形外科主任,根據某第三方整形網站介紹張某畢業於大連醫科大學臨床醫學專業,擅長鼻部綜合整形、韓式面部年輕化、乳房整形、擅長全胸美塑、五官整形等。

孩子每天哭着找媽媽據王麗的丈夫劉先生介紹,王麗今年32歲,二人結婚已有7年了,有兩個孩子,分別是5歲和2歲。儘管已是兩個孩子的媽媽,王麗還是十分的年輕漂亮,身高1米7,107斤。「她那麼漂亮,根本不需要整。」劉先生說。

根據醫生的說法,隆胸手術時長大概在3至3個半小時左右,在手術進行了3個小時左右時,玲玲向醫院詢問手術情況如何,得到的答覆是「快了。」

今日关键词:释小龙开豪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