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书画题跋-王鉴曾多次临仿倪瓒的《溪亭山色图》-体育新闻足球

  • 时间:

上海堡垒作者致歉

中國繪畫中的「文人畫」在元代興起,其顯著特徵就是超越了繪畫以形取象的功用,強調並重視筆墨的運用,以書入畫。趙孟頫有題畫詩:「石如飛白木如籀,寫竹還於八法通;若也有人能會此,方知書畫本來同。」(見元·趙孟頫《秀石疏林圖軸》自題,藏於故宮博物院)這首詩既是對唐張彥遠「書畫同體而未分,無以傳其意,固有書;無以見其形,固有畫」 (唐·張彥遠《歷代名畫記》)。這首詩既是對「書畫同體」理論的很好闡釋,同時也反映了元代文化書畫實踐中的真實情況。元代畫家們以書入畫,大大地發展了文人畫,甚至可以說不善書就不算是真正意義上的文人畫家。所以元代不僅有書畫具負盛名的趙孟頫,即使是以畫名世的錢選、黃公望、王蒙、吳鎮、倪瓚等著名畫家,亦善書法,但卻沒有或少有獨立存在的書法作品,甚至於以畫掩其書名,但從其畫上的題詩、題跋仍可見其畫法的風貌和成就。

倪瓚的《古木幽篁圖軸》(圖5,藏於故宮博物院)明顯受到趙孟頫「石如飛白木如籀,寫竹還於八法通」理論的影響,並且將強烈的隱逸情感發乎于自題詩中:「古木幽篁寂寞濱,班班蘚石翠含春。自知不入時人眼,畫與蛟溪古逸民。雲林生。」本幅另有題詩:「古木巃嵸鴻爪,細蓧參差鳳翎。尚憶雲林堂下,一株蒼石苔青。義興馬治。」「碧波浮翠浸珊瑚,看到東風有幾株。留得雲林冰雪干,歲寒何必論榮枯。吳興松泉隱者。」

圖10:王時敏 《仿倪瓚山水軸》(北京故宮博物院藏 )上王時敏和董其昌的題字

日本東京大學東洋文化研究所編《海外所存中國繪畫圖目》記載,美國紐約克勞佛藏一幀,普林斯頓大學美術館藏一幀,均為紙本墨色仿倪山水;加州伯克利大學亦藏有董其昌仿倪山水一開。

三 傳承有緒異代知音倪瓚雖為元代隱逸畫家,明代董其昌仿倪瓚作品較多,《石渠寶笈》卷四十一記載《明董其昌便面劃一冊》一幅,款雲:「雲開見山高,木落知風勁。亭下不逢人,夕陽淡秋影。舊題劃一絕。」「青山一抹檐外,紅葉幾堆砌邊。撿西竺楞伽字,讀南華秋水篇。又題劃一絕,為孟博重書。其昌。」「壬辰四月四日呂梁道中仿懶瓚筆意。」

圖13:王翚 《仿柯九思小景軸》 北京故宮博物院藏

藏於美國大都會博物館的倪瓚《虞山林壑圖軸》充分表現了倪瓚那種畫中有詩、詩酒言畫的文人隱士幽趣格調。自題詩:「陳蕃懸榻處,徐孺過門時,甘冽言游井,荒涼虛仲祠。看雲聊弄翰,把酒更題詩,此日交歡意,依依去后思。辛亥十二月十三日,訪伯琬高士,因寫虞山林壑,並題五言,以記來游。倪瓚。」

文、蘇指文同、蘇軾,文同(1018-1079年),字與可,因其知湖州,人稱文湖州。詩、文、書、畫無所不精,有《丹淵集》行世,更以墨竹著稱。後世學之宗之者,統稱為「湖州竹派」。蘇軾是文同的從表兄,在《書與可墨竹序》中寫道:「亡友文與可有四絕:詩一、楚辭二、草書三、畫四。與可嘗雲:『世無知我者,惟子瞻見識吾妙處。』」熙寧四年(1071年),蘇軾上書談論新法的弊病。王安石頗感憤怒,上書御史謝景在神宗面前陳說蘇軾的過失。蘇軾於是請求出京任職。熙寧十年(1077年)四月至元豐二年(1079年)三月,在徐州任知州。徐州,古稱彭城,所以,此處的彭城就是蘇軾。雪堂也是蘇軾,蘇軾在雪堂建成後於四壁繪雪,並寫了一篇散文《雪堂賦》,表明個人志趣高潔。在元代的畫竹名家中,有一位最得文同墨竹之形似者,就是柯九思。柯九思(1290-1343年),字敬仲,號丹丘生,台州(浙江)人。官至奎章閣鑒書博士。工書善畫,是元文宗是的重要儒臣之一。其畫《清閟閣墨竹軸》(藏於故宮博物院),也是柯九思和倪瓚文人書畫交遊的例證。他們同觀一件作品並題詠,由此不難看出他們志趣與喜好、承襲是多麼的一致。本人拙作《文同與湖州竹派舉例》(發表在《收藏家》2004年第十期總九十六期)有專文論述。

圖7:宋趙伯驌《萬松金闕圖卷》後有倪瓚題跋

圖2:倪瓚,《幽澗寒松軸》,北京故宮博物院藏

圖4:倪瓚,《梧竹秀石圖軸》,北京故宮博物院藏

在元代隱逸文士對書家人格氣節分外看重,倪瓚在其繪畫的自題中,時時表現出心在世外的心境。倪瓚《幽澗寒松軸》(圖2,藏於故宮博物院)筆墨簡淡,畫贈周遜學為其出仕送行,並勸其歸隱,畫寒松二株,蘊含箴規之意。詩題:「秋暑多病  ,征夫怨行路。瑟瑟幽磵松,清陰滿庭戶。寒泉溜崖石,白雲集朝暮。懷哉如金玉,周子美無度。息景以消搖,笑言思與悟。遜學親友秋暑辭親,將事于役。因寫幽磵寒松並題五言以贈,亦若招隠之意雲耳。七月十八日,倪瓚。」

圖5: 倪瓚 《古木幽篁圖軸》故宮博物院藏

我們從倪瓚存世的書畫作品以及題跋上來看,倪瓚是元代社會文人隱士的代表人物,他們的作品不刻意追求形似,而是寄情于山水,用自己的詩畫肆意揮灑抒發,這種詩書畫的形式對後世產生了極大影響。從宋徽宗的《聽琴圖》上的題跋開詩書畫的先河,到明清發展到巔峰,以趙孟頫為首的元四家起到了重要的引領作用。

清初以王時敏、王鑒、王翬、王原祁為代表的正統畫派以摹古為宗旨,崇尚元四家,講究筆墨意趣,功力深厚,深受皇室喜愛。他們的繪畫成就甚至可以直接元人,這和他們的喜好、修養及摹古功力是分不開的。王時敏為「四王」之首,受董其昌影響摹古不遺餘力,崇拜黃公望,主張恢復古法,遍學諸家,有《仿倪瓚山水軸》(藏於故宮博物院),款屬:「丁卯二月仿雲林筆意,王時敏。」(圖10)董其昌題道:「此遜之璽卿仿雲林畫,所謂優缽羅花不世開者,舊藏於青浦曹太學家,已落程氏手。遜之於長安邸數見之,遂能奪真,當今名手不得不以推之。玄宰題。」又陳繼儒題:「寫倪迂畫者,啟南老,征仲嫩,王尚璽衷之矣。眉公。」丁卯(1627年)為明天啟七年,王時敏三十六歲。啟南是沈周,征仲是文徵明,皆是明代吳門畫派的重要人物。從董、陳二人的題跋可以看出他們對王時敏此幅作品還是十分讚賞的,同時這也是王時敏和董其昌交遊的實證。

倪瓚 《平林遠岫》軸  台北故宮藏

圖14:王原祁 《仿倪山水軸》 (局部)

一 清閟風度隱逸超然倪瓚(1301-1374年),字元鎮,號雲林,無錫(今屬江蘇)人。元至正初,知天下將變,散盡家財,浪跡震澤三泖(今太湖、松江一帶)間,終其餘生。精於繪畫,尤工山水,畫風天真淡遠;書法高妙,推為逸品。明徐渭說:「瓚書從隸入,輒在鍾繇《薦季直表》中奪舍投胎,古而媚,密而疏。」明書畫大家文徵明贊曰:「倪先生人品高軼,其翰札奕奕有晉宋風氣。」著有《清閟閣集》,其詞有《清閟閣遺稿詞》一卷。倪瓚的收藏豐富,《清閟閣集》錄法書、繪畫琳琅滿目。如他藏有王獻之的《洛神十三行》、禇遂良的《楷書千文》、張旭的《秋深帖》、吳道子的《釋迦降生像》、李成的《茂林遠岫》、荊浩的《秋山》、李公麟的《三清圖》、米芾的《海嶽庵圖》、夏圭的《千岩競秀圖》、趙孟頫的《小楷過秦論》等等書畫精品。關於倪瓚的生卒年,徐邦達先生在《古書畫過眼要錄》中已有明確考證:

圖14:王原祁 《仿倪山水軸》 北京故宮博物院藏

圖12:王翬《仿倪瓚山水軸》(藏於故宮博物院)上的題跋

又倪瓚《秋亭嘉樹圖軸》(圖3,藏於故宮博物院)自題:「七月六日雨,宿雲岫翁幽居,文伯賢良以此紙索畫,因寫秋亭嘉樹圖並詩以贈。風雨蕭條晚作涼,兩株嘉樹近當窗。結廬人境無來轍,寓跡醉鄉真樂邦。南渚殘雲宿虛牖,西山青影落秋江。臨流染翰摹幽意,忽有沖煙白鶴雙。瓚。」 從自題中不難看出倪瓚追求的是晉人陶淵明那樣的隱士生活,結廬人境、心遠地偏的心態。李瑞清評倪瓚的書法:「冷逸荒率,不失晉人矩矱,有林下風,如詩中之有淵明。」 (《容庚文集》之《倪瓚畫真偽存佚考》。)倪瓚書法早期是以楷書隸書結合字態婀娜,晚期放逸,多用行楷,字形也由長瘦變為扁方,細看如老僧入定,《秋亭嘉樹圖》中字形扁方,由此推斷,應是作者晚年六十歲前後之作。該畫有明吳寬題詩:「千年霜月積靈氣,結入倪郎手與心,一掣便歸天上雲,人間留影尚森森。雲林此幅與詩皆精妙,蓋其得意筆也,漫為題之。吳寬。」吳寬(1435-150年),字原博,號匏庵,玉亭主,直隸長州(今江蘇蘇州)人。明代名臣、詩人、散文家、書法家。官至禮部尚書,卒贈太子太保,謚號「文定」。書法心摹手追蘇軾,王鏊說他「作書滋潤時出奇倔,雖規模于蘇而多自得」其詩深厚濃郁自成一家,著有《匏庵集》。吳寬的題跋充分讚許了倪瓚的畫與詩。

周南老撰《故元處士雲林先生墓志銘》中說道:「洪武甲寅(七年,1374年)十一月十一日甲子以疾卒,享年七十有四。」這樣上推,應生於大德五年辛丑(1301年),此從其說。又考張丑《清河書畫舫》戌集記載《溪山仙館圖》小幀,自識「辛亥(洪武四年,1371年)」,兩者正相吻合。今更見明汲古閣刻本《雲林詩集》后附錄一詩題中則又雲:「乙未歲余年適五十,幼志於學,皓首無成,因誦昔人知非之言,慨然永嘆,得賦長句。」依此說乙未(至正十五年)為五十歲,那麼到洪武七年甲寅,衹有六十九歲。這樣上推應生於大德十年丙午,至洪武七年卒,存年衹六十九歲。又見《清河書畫舫》戌集記載倪畫《隔江山色》小幀上自題雲:「至正辛丑十二月廿四日,德常明公,自吳城將還嘉定,道出甫里,棙柁相就,……年逾五十,日覺死生忙,能不為之撫舊事而縱遠情乎。」辛丑是至正廿一年(1261年),如果說乙未是五十歲,那麼辛丑是五十六,正相符。倘然根據墓誌來推算,則辛丑為六十一歲,就衹能稱年逾花甲了。這樣前後兩說就大有距離。錢大昕在《潛研堂題跋》中曾有文論及此事,他以為那些倪詩是後人裒集,恐怕有偽作羼雜在內。當然《隔》也未見原跡,亦難定其真偽,似無墓誌可信。姑兩存之以待再行深入探索。

元代社會政治氛圍以及士人身份對書法家的生活和心態均有重要的影響。元末隱逸文人在不安的歲月中以詩文書畫交友酬唱,雅集文會頻繁。

圖8:元趙孟頫《幽篁戴勝圖卷》卷后題跋

逸筆見人格:倪瓚繪畫題跋及影響元代文人畫家倪瓚的人生與書畫都真正做到了「隱」和「逸」,書法既遒勁精美又率意簡澹,畫入「逸品」,風格蕭散荒率,為中國文人山水畫的代表之一。本文從倪瓚存世的書畫作品以及題跋進行解析,通過倪瓚的書法藝術並藉以勾連出元代的書畫交流及其對後世的影響,文中涉及的繪畫題跋有倪瓚的自題,對他人書畫的題跋和觀款,也有他人對其繪畫的題跋和觀款。

王原祁,王時敏孫,得王時敏、王鑒的指授,以黃公望為依歸,摹古出新,「熟不甜,生不澀,淡而厚,實而清」。自稱「筆端金剛杵」,就是指的他這種先筆后墨,連皴帶染,由淡而濃,由疏而密的反覆皴擦和干筆積墨的畫法。王原祁在《仿倪黃山水軸》(藏於故宮博物院)(圖14)上自題道:「元四家皆宗董巨,倪黃另為一格,丰神氣韻平淡天真,腕馳則懈,力着則粘,全在心目之間,取氣候神有用意不用意之妙。新秋乍涼,養痾休沐,偶然興到,便作此圖。然筆與心違未能肳合,所謂口所能言筆不隨也。康熙癸未中秋麓台祁題」。王原祁早年摹古,中年以後形成自己的風格,平淡天真,取氣候神,正是他摹古后總結出的理論,在畫中表現出用意與不用意之妙,將倪、黃融會貫通於自己的畫作中。

倪瓚的詩書畫相得益彰,是文人畫的典範,在當時及對明清書畫家都產生了很大影響。倪瓚在生前文名與畫名並重,「至正間,與歐(陽玄)、虞(集)、范(梈)、掲(奚斯)諸老詩名埒。」 ([明]張端《雲林倪先生墓表》倪瓚《清閟閣集》卷十一) 「其詩清幽淡雅,持元代詩壇清逸一脈,時人稱其詩在陶、韋、岑、劉之間。」在倪瓚的另一幅作品《古木竹石圖軸》有這樣的題詩為證:「清閟當年風度,雲林此日襟期,每向詩中見畫,今于畫里觀詩。吳廬充耘。」 明董其昌對倪瓚的詩書藝術給予了極高的評價:「古淡天真,米顛(米芾)后一人而已。」啟功先生說:「有元一代論書派,妍媸莫出吳興外。要知豪傑不因人,惟有倪吳真草在。」(啟功《論書絕句》)

倪瓚的傳世書法墨跡主要有如:《行楷書淡室詩軸》,此為倪最大字書法;《小楷書靜寄軒詩文軸裝卷》(圖1),靜寄軒是邾珪(伯盛)的齋名,此件作于洪武四年(1371年),倪瓚七十一歲,是其晚年書作。兩件作品均藏於故宮博物院。此外還有一些詩文、尺牘存世,如:藏於故宮博物院的《楷書懷寄彝齋隨寓二先生詩頁》《楷書雜詩五首頁》《寓法禪寺詩並札》《暑氣帖》;藏於吉林省博物館的《行楷書答教帖並詩頁》《行楷書呈德機二詩帖頁》等。

(本文原刊于《書法叢刊》2019年第2期,原標題為《倪瓚繪畫題跋評鑒》)

王鑒的山水多仿古之作,專心於元四家,更崇奉董、巨,其功力深厚,對倪瓚亦推崇備至,有《仿雲林溪亭山色圖軸》(藏於故宮博物院)題詩並跋:「燒燈過了客思家,寂寂衡門數暝鴉。燕子未歸梅落盡,小窗明月屬梨花。燕子低飛不動塵,黃鶯嬌小未禁春。東風綠遍門前柳,細雨含煙愁路人。春雨春風滿眼花,夢中千里客還家,白鷗飛去煙波綠,誰采西園穀雨茶。 雲林溪亭山色,乃其生平得意之作,向藏吳門王文恪家,今為王長安所收,此圖上有雲林書此三絕。余雨坐染香庵,綠梅初放,興與境合,因滌硯漫仿其意,並錄三詩於左。時庚戌二月朔王鑒識。」(圖11)庚戌(1670年)為康熙九年,王鑒七十三歲。吳門王文恪即王鏊(1450-1524年),字濟之,號守溪,學者稱震澤先生。王長安即王守寧,字長安,山西太原人,是康熙時的收藏家。王鑒曾多次臨仿倪瓚的《溪亭山色圖》,故宮博物院還藏有另一件王鑒《仿溪亭山色圖》,構圖較前圖繁複,款屬:「染香遺老王鑒」,題詩錄倪瓚兩絕句,其中「東風綠遍門前草」,與前面的「東風綠遍門前柳」有「草」與「柳」的差別。這不僅僅是因為王鑒喜愛倪瓚空寂的畫風,更多的是欣賞他那種避世歸隱的生活心態,追求淡泊清高、不落世俗的境界。

圖11:王鑒 《仿雲林溪亭山色圖軸》上題跋

二 交遊酬唱雅集文會,鑒古識珍風流韻勝

圖9:元 張遜《雙鉤竹卷》后倪瓚詩題

圖6:唐國詮《善見律》後有其觀款「東海倪瓚觀」

的確,清人張浦山說王翬的畫有根底,他筆下的摹古都是實有所見,不是隨便亂來的。在《仿柯九思小景軸》(藏於故宮博物院)(圖13)自題:「鶴鳴風起樹颼颼,細草如茵翠欲流,最喜晚來亭上坐,一天涼露桂花秋。壬辰春正見丹丘小景蕭爽高逸,如蟲書鳥跡,無意為佳。此仿其大概,不能神似耳。王翬。」王翬對柯九思的畫風評價十分精到、準確,對自己的畫作也是十分認可自信滿滿的,據「清暉老人時年八十有一」一印,可知這是其晚年之作。

倪瓚的人生做到了「隱」和「逸」,書法既遒勁精美又率意簡澹,畫入「逸品」,風格蕭散荒率,為中國文人山水畫的代表之一,他將詩、畫、書法三者緊密結合於畫面,是元四家文人畫家的典型代表。

《辛丑銷夏記》卷四《元倪雲林優缽曇花軸》載董其昌跋雲:「倪迂畫,江南以有無為清俗。此圖兼精楷法,蓋《內景經》藏在倪迂家故也。此圖今又藏程季白家,季白書亦襲老倪名矣!戊午五月,董玄宰觀。」「京口陳從訓家有雲林畫《山陰丘壑圖》,秀潤沉鬱,過南徐者詣陳索觀,如金蕉在匣。自曹重甫得此《優缽圖》,遂與頡頑。餘一歲再過重甫,端為臥遊。此圖今既贈季白,余請息清溪之棹矣!玄宰再識。」

王翬早年專仿黃公望,深得二王提點,王鑒收他為弟子,后又介紹認識了王時敏,王時敏稱讚他:「集古人之長,盡趨筆端,故能妙絕千古。前諸之作,固足亂真,此則更為脫化,每仿一家曲盡其致,而超逸之趣則又過之。」王翬有《臨倪瓚荊溪清遠圖軸》、《仿倪瓚山水軸》(藏於故宮博物院)(圖12),墨筆畫遠渚近樹,臨倪瓚原款識並題曰:「荊溪周隱士,邀我畫溪山。流水初無競,歸雲意自閑。風花春爛漫,蘚雨石斕班。書畫終為友,輕舟數往還。至正甲辰四月一日為伯昂寫此圖,賦詩以贈,倪瓚。康熙歲次戊寅四月一日摹迂翁筆奉贈蘅圃老先生清鑒 ,海虞王翬。」又有王鴻緒、姜宸英兩段題跋:「隔岸青山遶碧天,武陵何處覓漁船,數家籬落松林下,窗對晴湖萬頃煙。雲間王鴻緒題。」 「石谷山人畫氣力雄厚,括囊諸家,忽為此蕭灑疏澹之筆,居然清閟家風,乃知胸中度世者正在韻勝耳。姜宸英。」姜宸英的題跋一語中的,既說出了王翬的畫風全面,又對此畫評價甚高,有倪瓚疏澹畫風,以韻致取勝。

圖3:倪瓚《秋亭嘉樹圖軸》(局部)倪瓚自題

存世倪瓚題跋他人的墨跡有藏於故宮博物院的:唐國詮《善見律》後有其觀款「東海倪瓚觀」(圖6);宋趙伯驌《萬松金闕圖卷》后倪瓚題跋(圖7):「萬松金闕郁岧嶤,望望人間思寥。留得前朝金碧畫,仙人天際若為招。倪瓚壬子春。」;元趙孟頫《幽篁戴勝圖卷》后倪瓚題跋:「枝間戴勝樂春暉,政是鳴鳩拂羽時,文採風流今寂寂,鷗波落月想神姿。瓚。」(圖8)元張遜《雙鉤竹卷》后倪瓚詩題:「霜松虛竹當時見,筆底蕭騒(猶存)歲宴姿。故舊(文采)百年成異物,西風吹淚髮絲絲。髯張用意鐵鉤鎖,書法不凡詩亦工。清苦何憂貧到骨,筆端時有古人風。倪瓚歲壬寅九月廿六日芷澤道館東齋。」(圖9)

本文由文物出版社《書法叢刊》授權刊發。

《石渠寶笈》卷八《明董其昌仿黃公望筆意一軸》陳繼儒題雲:「詩在大痴鏡中,畫在倪迂詩外。恰好二百余年,翻世出身作怪。天啟四年六月,旅泊先生過訪玄宰及余,眉道人、玄宰因贈此幅,乃裴旻虎,非葉公龍也。陳繼儒。」

倪瓚認為人品影響書品,對書家的審美個性和趣味直接產生影響。他的《御書頌卷》跋表現了他對書法的認識和審美趣好:「東坡與子由論書雲:吾雖不學書,曉書莫如我。苟能通其意,嘗謂不學可。故其子叔黨跋公書雲:吾先君子豈以書自名哉,特以其至大至剛之氣,發於胸中,而應之以手。故不見有刻畫嫵媚而端冕章甫,若有不可犯之色。少年喜二王書,中年喜顏魯公,故時時有二家風度也。至正十三年冬十月。東海倪瓚。」 (《石渠寶笈初編》卷二九)

《清河書畫舫》綠集記載倪瓚題元黃公望《霅山圖》詩云:「霅上溪山也自佳,黃翁摹寫慰幽懷。若為剩載烏程酒,直到雲林叩野齋。倪瓚題大痴翁寫《霅山圖》以贈山甫盧君。至正元年十月四日。」這段題跋足以反映出倪瓚對黃公望的繪畫才華的欽佩之情。

圖3:倪瓚《秋亭嘉樹圖軸》,北京故宮博物院藏

仆平生篤好文筆,所至必求披玩,所見不啻數百卷,真者僅十余耳,其真偽可望而知之。文、蘇同時,德業相望,墨竹之法親授彭城,故湖州之作多雪堂所題,若必東坡題識而定真偽,則膠柱鼓瑟之論也。此卷文畫蘇題具成全美,余舊嘗見之,每往來胸中未忘,今復于益清亭中披綠閱,令人不忍釋手,故為之識。同觀者倪元鎮。至正二年七月十九日。丹丘柯九思書。

圖4:倪瓚,《梧竹秀石圖軸》(局部)倪瓚自題

《石渠寶笈》初編記載倪瓚觀王蒙《多寶塔院圖》題跋:「筆精墨妙王右軍,澄懷臥遊宗少文。叔明絕力能扛鼎,五百年來無此君。瓚寄叔明句也。今觀所圖《多寶塔院卷》,其筆墨之妙具見於詩中矣。至正四年復五月,與惟允陳君、良夫徐君啜茗觀于清閟閣,因記。廿八日,倪瓚。」倪瓚題王叔明《岩居高士圖》:「臨池學書王右軍,澄懷觀道宗少文。王侯筆力能扛鼎,五百年來無此君。」王蒙(1308-1385年),元末畫家,字叔明,號黃鶴山樵,湖州(今浙江吳興)人。能詩文,工書法,尤擅山水畫,趙孟頫外孫,得其法,以董源、巨然為宗而自成「水暈墨章」之面目。兩段詩題略有差異,但意思是一致的。王右軍,東晉書法家王羲之。宗炳,字少文,南朝時宋畫家,平生喜觀漫遊山水,將所見景物繪于壁上,自稱「澄懷觀道,卧以游之。」扛鼎一典出自《史記 項羽本紀》:「籍(項羽)長八尺余,力能扛鼎。」倪瓚詩跋闡明了叔明書畫的承襲關係,又將其繪畫造詣放在和他們能相媲美這樣一個高度,可見,倪瓚對王蒙十分地欣賞。 此外,台北故宮博物院藏有清宮舊藏元陳惟允《孟郊詩意圖》上方有倪瓚至正乙巳(1365年)題詩:「慈母手中線,遊子身上衣。臨行密密縫,意恐遲遲歸。誰將寸草心,報答三春暉。」這首家喻戶曉的歌詠母愛的詩句,正契合了該畫圖意。陳惟允即陳汝言,字惟允,號秋水,臨江(今江西靖江)人,寓吳縣(今江蘇蘇州)。與兄汝秩(字惟寅)並有俊才,有大髯小髯之稱。工詩善畫,風流倜儻深有謀略。張士誠據吳,汝言官藩府參謀;洪武初薦濟南經歷,得罪死。從以上這兩件題跋我們可以看到倪瓚和陳汝言之間的交遊關係,以畫會友,以詩交心。

明末清初的惲南田因畫、書、詩而稱 「南田三絕」。清弘仁的繪畫直接受到了倪瓚的影響,有:《仿倪瓚山水軸》《摹元四家山水圖卷》。

倪瓚《壺月軒圖》(局部),台北故宮藏

倪瓚《梧竹秀石圖軸》(圖4,藏於故宮博物院)自題:「貞居道師將往常熟山中訪王君章高士,余因寫梧竹秀石,奉寄仲素孝廉,並賦詩云:高梧疏竹溪南宅,五月溪聲入坐寒。想得此時窗戶暖,果園撲栗紫團團。倪瓚。」又元張雨題詩:「青桐陰下一株石,回棹來看(此字缺失)未消,展圖彷彿雲林影,肯向燈前玩楚腰。寫此紙附老僕至蒲軒,即景書圖上。雨。」貞居道師應是張雨(1283-1350年),元代文人,精詩文、書法、繪畫,曾受學于虞集,舊名張澤之,一名天雨,字伯雨,號句曲外史、山澤臞者;茅山派道士,道名嗣真,道號貞居子,錢塘(浙江杭州)人。傳世書跡有《台仙閣記》(藏於上海博物館)、《題畫二詩》(藏於故宮博物院);著有《貞居集》(《句曲外史集》)五卷。

《清河書畫舫》燕集記載了倪瓚和柯九思同觀蘇軾題文同《墨竹卷》的事情:

圖1:倪瓚 《小楷書靜寄軒詩文軸裝卷》

元 倪瓚 《清閟閣》台北故宮藏

今日关键词:猪肉价历史最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