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变动高管-基金公司年内已有21位董事长和26位总经理离任-网易社会新闻

  • 时间:

向佐怼滕华涛

業內人士認為,兩大「頂樑柱」的變更,是一把雙刃劍。用得好,基金公司的發展可以迎來質的飛躍;用得不好,最受傷的還是基金持有人。效果好壞,可以通過公司規模變化、業績表現來判斷。

引發爭議的是,彼時李永飛還未從上銀基金離職,不僅一邊謀划著另起爐灶,一邊還挖走多位老東家骨幹,被指「不厚道」。不過,也有公募人士向《國際金融報》記者表示,能被挖牆腳的另一面,反映了上銀基金自身的激勵制度不到位,才會留不住人才。

「對於公司來說,發展才是硬道理。從這個層面來說,一味地追求高管穩定,其實意義不大。」上海一位基金公司人士在接受《國際金融報》記者採訪時表示,如果現有的高管經營業績不佳,換人也許才是出路。

「要知道,股東為基金公司提供的註冊資本不過一兩億,但實際管理着上百億、上千億的資金。這些錢不是股東的錢,而是基民的錢。如果因為人事變動影響公司經營,就是間接在損害基民的利益。」瞿琉表示。

上銀基金原總經理李永飛便是自立門戶的代表。今年4月份,這位不滿足於做職業經理人的掌門人,聯合8位自然人申請成立了一家新公募——景澤基金,其中包括老東家上銀基金原督察長、總經理助理、基金經理等6位核心人員。

對於原本發展穩步向前的基金公司而言,高層變動則是一種內耗。「新領導的管理理念如果與前任差異很大,又帶着股東會的目標和期待而來,肯定會做出一些改革。最常見的就是人事洗牌,導致公司短期內不會很穩定。」該人士表示。

4月22日,從寶盈基金離職3個月後的張嘯川,宣布出任中郵基金常務副總經理一職。而就在2月份,楊凱從中融基金離職,次月便補位張嘯川成為寶盈基金新任總經理。有意思的是,這也是楊凱時隔兩年後重回老東家。

相似的劇情在年內二度上演。8月22日,諾安基金(博客,微博)發佈公告稱,停止奧成文所擔任的總經理職務,由董事長秦維舟代為履職。奧成文是諾安基金的元老級人物,不僅參与了諾安基金的籌備工作,而且擔任公司總經理職務超過12年。

第二種:內部崗位調整除了完成階段性使命后離場,基金公司進行內部崗位調整亦時有發生,分為升職和降職兩種情況。

另一位公募中層人士瞿琉(化名)對此深有體會。其所在的公司,在更換總經理之後,公司有一半以上的員工離職,三分之二的部門負責人都被撤換。瞿琉認為,在高管任命上,股東方應審慎決策。一是不能委派非公募專業人士,二是不能將股東方的管理體制強行套用到基金公司身上。

圖蟲創意 圖基金公司董事長和總經理的變更,是一把雙刃劍。用得好,基金公司的發展可以迎來質的飛躍;用得不好,最受傷的還是基金持有人。

有3位基金公司的董事長,則因公司業務發展需要轉任總經理。據業內人士透露,這種情況算不上真的降職,而是為了顧全大局的一種主動讓位。

因任期屆滿離職的高管也不在少數,包括4位董事長——海富通基金張文偉、中科沃土基金朱為繹、興業基金卓新章、華宸未來基金于建琳,以及3位總經理——國投瑞銀基金(博客,微博)王彬、興業基金湯夕生、先鋒基金齊靠民。整體來看,這7位高管的履職時長在3年至6年之間。

年內有5位公募總經理接到了升職的喜訊。其中,有4人被提拔為董事長,分別是交銀施羅德基金阮紅、農銀匯理基金許金超、新華基金張宗友、工銀瑞信基金郭特華;蜂巢基金原總經理王志偉則升任公司副董事長。

在公募行業,「將帥」分工明確。董事長通常由大股東方委派,主要負責領導董事會,是公司重大事項的主要決策人,一般不參与公司的具體業務;總經理則以市場化聘任居多,也有部分來自股東方,負責公司的日常經營管理。

根據相關規定,董事長不能參与基金管理。想要奮戰在投研的前線,就不得不轉任其他崗位。比如,睿遠基金原董事長傅鵬博在1月份轉任公司副總經理;上銀基金原董事長胡友聯、淳厚基金原董事長邢媛分別在3月份和5月份轉任公司總經理。

2月18日,湘財基金曾公告稱,公司總經理來君已經結束休產假,即日起恢復履行公司總經理職務,公司董事長王小平不再代為履行總經理職務。然而,回歸后不到5個月,來君便遭遇降職。

第三種:創業或跳槽謀求更好的職業發展,也是公募高管離職的常見原因。

走過弱冠之年,基金圈的高管變動依舊「熱鬧」。

當然,也有不幸被降職的。比如,湘財基金原總經理來君就在今年6月降為副總經理。作為這家成立僅一年的公募首任掌門人,在職業生涯的關鍵時點,這位女將不巧遇上了人生大事——生孩子。

據《國際金融報》記者不完全統計,截至8月23日,基金公司年內已有21位董事長和26位總經理離任。與去年同期相比,大致持平。

今年3月份,恆越基金原總經理畢國強就直接被公司董事會罷免,在任時間僅18個月。據知情人士透露,遭到罷黜是因為畢國強未能完成股東預期的經營目標。此外,他的經營理念和股東方不合,也是導致雙方分道揚鑣的重要原因。

這47位高管與公司「分手」的原因,既有共性也有特性。具體來看,大致分為退休或任期屆滿、內部崗位調整、創業或跳槽、被迫「下課」等四種情形。

而今年最具戲劇性的一則高管變動,當屬國開泰富基金原總經理楊波的離職。7月19日,楊波被爆出「辱罵門」事件。當日,金鷹基金寫給廣東證監局的一份公文在網絡流傳。其中提及,楊波在上門拜訪過程中,出言辱罵金鷹基金總經理劉志剛,並質問其為何對抗股東。

另起爐灶是少數人的選擇,另謀高就才是常見的路徑。今年離職的高管里,官宣了新去向的,還有寶盈基金原總經理張嘯川和中融基金原總經理楊凱。

該消息被爆出半個月後,楊波便從國開泰富基金離職,難免讓外界將其與「辱罵門」風波聯繫起來。但楊波向媒體否認了這一說法,稱卸任總經理與「辱罵門」無關。其上門拜訪,是因與劉志剛之間存在一些私人問題而進行的私人約見,並不是公對公的交流。至於下一站去向,他表示尚未確定。

第四種:被迫「下課」被迫「下課」無疑是最糟糕的「分手」方式。

變動背後的冷思考除了上述四種情況,基金公司大股東變動往往也會帶來高管更迭。

今年已有4位董事長因達到退休年齡告別公募,分別是華商基金李曉安、摩根士丹利華鑫基金于華、新華基金(博客,微博)陳重、富國基金(博客,微博)薛愛東。其中,李曉安是「續航」能力最強的一位董事長,為華商基金的創始元老,在任時間長達13年。

第一種:退休或任期屆滿因退休或者任期屆滿離職,屬於「修成正果」,也是最圓滿的退場方式。

今日关键词:小海绵接机baby

猜你喜欢

Ц──Ц──Е╓ Е°╟Г⌡▒Г╝║И┐╗И≈╗Е°╗Е┘╛Е▒┼Д╦╜Ф▄┤Е┤╨О╪▄Х©▒Ф°÷Е─÷Е▄╨Е²≈И⌠╬Ф┼─Ф°╞Г └Ф▌╗Е╧©Е╝ёД╪═О╪▄Х≥ Ф▀÷Х╢╖Е╦│Г┌▓Д╫°Ф°┴Ф┼╛Е╓╢Х©╧Х╠║О╪▄Д╦─Д╨⌡Д╪│Д╦ Д╩╔Б─°Е▄╨Е²≈И⌠╬Е┬⌡Ф√╟Б─²Е░█Д╧┴О╪▄Е°╗Е╒┐Е├┘Г╩└Г╩┤Х≥ Ф▀÷Х╢╖Е╦│Д╨╓Ф≤⌠О╪⌡Д╩╔Б─°Е▄╨Е²≈И⌠╬Е╨■Г■╗Е°╨Ф≥╞Х░╫Е°╟Б─²Г╜┴Д╦╨Г■╠О╪▄Е▐▒Х║▄Б─°ц≈ц≈Е╦│Б─²Ц─│Б─°ц≈ц≈И⌠╬Б─²Г╜┴Е╫╒Е╪▐Г └Х≥ Ф▀÷Х╢╖Е╦│О╪▄Е▐▒Е╦┐Г≥╫Г ╝Д╧╕О╪▄Х≥ Ф·└Д╫©Г■╗Г■÷Ф─│О╪▄Е▀÷И⌡├Х╣└И┤▒Ф┬√Ф╞■Г┴╧Е╦│Ц─│Д╩╔Е╓╙Е²┼Г╜┴Х≥ Ф▀÷Х╢╖Е╦│Х╣└Д╨╖О╪⌡Д╦╨ФЁ╗Е├▄Е°╗Е╒┐Е╓√Г └ICOИ║╧Г⌡╝Ц─│Х≥ Ф▀÷Х╢╖Е╦│Д╨╓Ф≤⌠Е╧ЁЕ▐╟Г╜┴Ф▐░Д╬⌡Е╝ёД╪═Ц─│Е╪∙Ф╣│Ц─│Д╩ёГ░├Д╧╟Е█√Ф°█Е┼║Г╜┴О╪▄Г■ Х┤ЁЕ┤╨Г▌╟Д╦╙Е┬╚И²·ФЁ∙Ф°╨Ф·└Е├▓Г■╗Е╓╝Х║▄Е░█Д╧┴Е▐▒Х║▄Ф┬√Ф▌╗Е╧©ФЁ∙Е╝ Ф∙╟Е╜≈Х╢╖Е╦│Ц─│Ф┴⌠Г²─Б─°ФЁ∙Е╝ Ф∙╟Е╜≈Х╢╖Е╦│Б─²Е≥╠Е╓╢И╙≈Е▐√Ф┼∙Х╣└Д╨╨И▓╠Х╢╒Ц─┌

2019年11月26日